<noframes id="zlvpb"><listing id="zlvpb"><listing id="zlvpb"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<form id="zlvpb"></form>

    <noframes id="zlvpb">

    請先綁定手機號

    位置:首頁 >原鄉

    一簾疏雨梔子香

    疏疏的雨中,遠遠看見轉角處的房檐下,那人蹲著,背簍邊擺放著一小束一小束系好的梔子花。

    三元一束,五元兩束?;ㄏ汊?,價格也宜人。

    有人說,梔子花如雪的花瓣和淡淡的清香中,有著初戀的純潔和美好。有人說,梔子花是年少的情懷,有著少女的香氣,讓人想到歲月的芳華。

    “庭前梔子樹,四畔有枝丫。未結黃金子,先開白玉花?!蹦晟贂r我家也養過梔子花。每到梔子花開,我便想起年少的光陰,想起曾為我養過梔子花的媽媽。

    媽媽從來沒有愛過我。為我養梔子花是唯一的一次例外。她把全部的母愛投注到弟弟身上,至少童年的我一直這樣認為。

    媽媽是傳統的中國婦女,有很強烈的重男輕女情結,她的內心深處堅信生兒傳宗接代,養兒防老。作為一個意外到來的女兒,遲早都要嫁為人婦,不過是還沒有潑出去的水,在家中占著一個盆,看著生厭。

    有一年開學,學校要收五元的書本費。爸爸在外工作,我向媽媽要。媽媽走入內屋,打開鎖著的抽屜,轉身面向我時,臉冷若冰霜。接著,打罵如暴風雨一般劈頭蓋臉而下,我一下子蒙了。

    “家賊難防,你偷了還好意思要!”

    “我沒有偷……”被媽媽拽在手中的我無處掙扎,忍著身上火辣辣的痛辯解道。

    “不是你,難道是弟弟?你弟弟怎么可能像你這樣?錯了還要狡辯!”

    淚眼蒙眬中,弟弟正縮著頭在門外張望,我知道一定是他拿的??晌也荒苷f,說了接下來媽媽的責罵我都能背了:“你偷了不承認,還要賴你弟弟!我撕爛你的嘴!”

    打罵持續到媽媽的怒氣平息,但平息下來的媽媽并沒有給我錢。我一直哭,一直哭,哭身上的痛楚,哭心中的冤屈,哭不能上學的恐懼。直到兩個小時后奶奶看不下去了,遞給我五元錢,我才邊哭邊跑著去上學。

    我不知道媽媽確實認定是我偷的,還是知道是弟弟偷的,通過教訓我達到教育弟弟的目的。

    伴隨著媽媽的打罵,我進入了中學。

    一天,放學后,我隨口對媽媽說,某某家的梔子花很漂亮,你能不能去折一根枝丫回來?聽說梔子花好養,插在土中就能活。

    讓我意外的是,第二天,媽媽竟然把梔子花的主干給折了回來,折時還差點被人家的狗咬了。

    梔子花的主干扦插在庭院的泥土中,當然成活了。兩三年就長成一棵粗壯的樹。

    年年花開,一朵朵白玉似的花掛在枝頭,氣韻嫻靜,清雅可人,在翠綠色的葉片的簇擁下,像是備受寵愛的公主,嬌俏地向著人笑?;ㄏ銖浡?,每呼吸一口,仿佛空氣都是甜的。

    梔子花帶給我一種很奇怪的感受。我喜歡它,又微微地排斥它。年年盼著花開,年年怪它花期太短。它那么美,那么香,似乎屬于我,又似乎不屬于我。

    它只是一個偶然,像隨風飄落的種子,偶然在我家庭院成活,長成一棵婆娑的樹;還是一個必然,從媽媽生下我的那一刻,便注定會有一樹濃郁的花香永遠在我的生命中搖曳。

    過了許多年,舉家搬遷,那棵梔子樹也歸于新的房主。

    雨疏疏地下著,眼前的梔子花和鐫刻在記憶深處的香味一起,帶著風雨和微塵的氣息,繚繞纏綿。

    張紹琴

    未經授權,嚴禁轉載!轉載授權請聯系:028-26223105

    版權聲明:資陽網是資陽新聞傳媒中心在互聯網上授權發布《資陽日報》、資陽廣播電視臺視聽節目的唯一合法媒體,歡迎有互聯網新聞發布資質的網站轉載,但務必標明出處“資陽網”和作者姓名;資陽市范圍內網站若要轉載,必須與本網簽訂協議。如若違反,資陽網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。
    轉載要求:轉載之圖片、文件,鏈接請不要盜鏈到本站,亦不能抹去我站點水印。


    下載‘今日資陽’APP 了解更多新鮮資訊

    網友評論

    文明上網,理性發言

    全部評論 0條評論
      暫無評論

    請先登錄

    超碰综合色婷婷,欧美AA高清特黄大片,2021年最新久久久视精品爱

    <noframes id="zlvpb"><listing id="zlvpb"><listing id="zlvpb"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  <form id="zlvpb"></form>

      <noframes id="zlvpb">